10. 第 10 章_别这么对我
笔趣阁 > 别这么对我 > 10. 第 10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0. 第 10 章

  自从那天晚上不欢而散,温柠再也没主动找过沈屹。

  上飞机前,沈屹一直盯着手机看。

  他给温柠发过航班信息,可直到这个时候,一条来自她的信息都没有。

  因为自己不答应和她睡,所以她连敷衍都不愿意敷衍一下了么?

  她到底把他当什么?

  助理看了眼时间,忍不住提醒,“沈总,该登机了。”

  沈屹攥着手机的手收紧,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和自己一对的头像,苍白着脸关上了手机。

  陆舒扬快要开学了,温柠让他趁最后的时间多玩一玩,别再费时间给她送饭。

  她自己则是忙于谈项目,画图,带工作室的新人,忙得团团转。

  偶尔有休息的时间,她宁愿自己待着放空,也不会特意去跟男朋友约会。

  她的助理梁疏影却跟她截然相反,一有点时间都要跟男朋友腻歪在一起,每天电话不断,消息不停。

  温柠最近在跟一个因恋爱游戏而被人所熟知的知名工作室合作,那边给的自由度很高,她可以随自己的喜好创作一个角色,不需要跟策划商量。

  温柠谈过的恋爱虽多,但走心的少,还真不懂大多数女生想要的对象是什么样。

  于是她就把助理梁疏影叫到了休息室,开门见山地问她:“你跟你男朋友每天都聊些什么,方便跟我说吗?”

  小梁以为她不满自己的工作态度,连忙紧张地表态:“温老师,我绝对没影响工作,就是偶尔会回一两条他的消息,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“放松点,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,”温柠主动给她倒了杯水,“在我这儿,你上班时间干什么都行,把活按时完成就ok。”

  小姑娘受宠若惊地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们最近在跟守骅合作吧,那边希望我在完成主角色人设的同时,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创造一个彩蛋人物。但我没接触过这类恋爱游戏,恋爱经验也不丰富,所以来请教你。”

  梁疏影被呛了一下,连忙放下水杯,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“温老师你恋爱经验不丰富?”

  她怎么觉得温柠看起来就很会撩,明显是情场老手。

  温柠将蓬松的卷发拨到耳后,诚实回答:“我谈过很多,但是真正的恋爱很少。”

  梁疏影似懂非懂,试探问道:“走肾不走心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

  “温老师,我能不能问下,您初恋是什么时候?”

  温柠指尖轻点了点桌面,“初中吧,他叫什么,长什么样我都记不清了。”就是随便玩玩。

  “那您谈过的最久的恋爱是多久?”

  “两年。”

  “您喜欢他吗?”

  温柠想了想,“算是喜欢吧。”

  虽然她只喜欢他的脸。

  不过喜欢一个人的一部分,跟喜欢他的全部,有什么区别呢?

  “您可以回想一下,那任男朋友跟其他男朋友之间有什么不同,他身上有什么特质是让您留恋的,或许就会有灵感了。”

  “特质?”

  梁疏影点了点头,“对,就比如我喜欢男人温柔贴心,所以就偏好找这一款的男朋友。”

  “我想想……”温柠微眯起眼,开始回忆沈屹跟其他男朋友不同的地方。

  记忆里,沈屹跟其他男生最大的不同就是,他总是很安静。

  不管是一个人待着,还是和一群人待在一起,他都不是话多的那一个。

  他从不与人争辩,不会发脾气,甚至温柠都没见过他大声说话。

  就像是天生不具备发怒这项能力。

  可沈屹并非是神经大条,相反,他的心思很敏感细腻,是看似寡言孤僻,其实很内秀的一个人。

  比如,沈屹很怕黄昏,在家里一到傍晚就会拉上窗帘,似乎是害怕那种濒临失去的感觉。

  温柠一直觉得,沈屹是个极其能忍耐,又生性消极的一个人。

  她甚至想过,沈屹早晚会被自己的悲观和厌世推向深渊。没想到会在十年后看到功成名就的他,着实被惊讶到了。

  所以总结下来,沈屹身上的特质就是:安静,忍耐,认真,脆弱,悲观……

  温柠大概把沈屹的性格描述了一下,然后问梁疏影:“如果让你用一种动物来形容这种人,你觉得会是什么?”

  这款游戏所有人物角色,都会对应专属的一种动物,类似于大众所说的犬系男友,猫系男友,狼,狮子,鹰……各种各样的都有。

  梁疏影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,“这个好难形容,能有什么动物呢?乌龟倒是安静,不行不行乌龟哪里脆弱,而且一点都不苏。蛇?我记得好像已经有了……”

  “算了,改天再慢慢想吧,谢谢你帮我开辟了新思路。”温柠一时间也想不到合适的动物,便暂且将这件事搁置到一边。

  她目前手上还有主要角色要画,这个彩蛋角色不着急要,她可以等灵感来了再创作。

  不过……倒是可以再利用一下沈屹,说不定他能让自己产生一些新的想法。

  想到这里,温柠打开微信给沈屹发消息:【你明天是不是就回来了?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吧,最近发现一家餐厅味道很不错,想跟你一起吃。】

  沈屹没立刻回复。

  倒是周原和骆云心他们发来消息,邀她去酒吧。

  温柠正好想放松一下找找灵感,回了个“OK”。

  回到酒店,看到温柠发来的消息,沈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  毕竟,他们已经快一周没联系过了。

  他不是主动的人,内心再怎么焦灼复杂,也只是在飞机落地的时候,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告诉温柠自己到南城了。

  那条消息没得到回复,沈屹就没再主动找过她。

  所以看到温柠突如其来的邀约,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  第一反应是关掉手机屏幕。

  身边助理说了什么完全没注意听,冷静了几秒钟,沈屹又打开手机,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。

  她的语气如常,就好像他们这几天根本没有冷战,一直保持着情侣间该有的沟通和联系。

  上次因为自己的拒绝,温柠明显是不高兴的,一下车就冷漠地离开,连招呼都没和他打。

  难道是过了几天,她消气消得差不多了,所以才主动来找他?

  一时间,沈屹心里掠过许多念头。

  可最后落在发送框里,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“好”字。

  合作如预期进行,明天就可以回南溪了。

  他们复合后还没有一起吃过饭,这是第一次。

  宋高朗奇怪地看了眼自家老板,挠了挠头。

  他怎么觉得,这几天都心情糟糕的老板,突然间心情转晴了呢?

  可能是因为合作谈得比较顺利吧。

  到了约好的时间,温柠打车去酒吧。

  其他人都已经到了。除了周原骆云心以外,剩下几个都是以前在南溪九中的同学,关系还不错。

  周原一看到温柠进来,热情地挥手打招呼,“柠柠,这里。”

  坐下后,温柠刚跟骆云心打完招呼,周原就狗腿地给她倒了杯酒,“来来来,喝杯酒醒醒脑。”

  温柠不解,拂开他的手,“醒什么脑?”

  “这杯酒叫‘不回头’,很适合你。”

  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周原凑过来想要搂她的肩膀,“你跟那谁都错过十年了,别吃这个回头草了行么?”

  “猪头离我远点儿。”温柠在他靠过来的一瞬间,就嫌弃地躲开,随后冷笑了声,“还有,你说晚了。”

  周原愣住,“什么说晚了?”

  “草都吃到嘴里了,你跟我说不让吃,我还能给你吐出来?”温柠眉梢微扬,红唇艳丽,似笑非笑地看他。

  “卧槽,”周原惊得酒杯都差点没拿住,不敢置信地看向温柠,声音拔高,“你俩复合了?”

  温柠漫不经心点头,懒洋洋地从鼻腔里“嗯”了声。

  “这就复合了?你俩咋复合的?”周原一惊一乍,八卦得像个相亲网站的红娘。

  温柠凉凉瞥他一眼,“你这么惊讶干什么?”沈屹又不是多难追的人。

  周原僵硬地动了动嘴唇,一副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能开口的样子。

  骆云心就喜欢看周原吃瘪,笑嘻嘻地凑过来,“你之前说过的豪言壮语还记得吗?”

  “什么?”周原想不起来了。

  骆云心给他看自己手机里的截图,“虽然你那天撤回得快,但还是被我截到了,怎么样?”

  那天周原信誓旦旦地说,沈屹要还是个男人,就不可能同意跟温柠复合。

  结果这才过去多久,就啪啪打脸。

  “等会儿,云心,你先让我静静。”周原自闭地坐在角落,表情说不上来的复杂,不像是觉得丢人,反倒像是在思考什么沉重严肃的问题。

  温柠有些好奇,就问他为什么说那句话。

  周原后背冒了层冷汗,支支吾吾地说沈屹的朋友经常来找他,问他关于温柠的情况,想让沈屹躲开温柠。

  “他哪个朋友?”

  “闻尧,”说完,见温柠目露茫然,周原就解释了句,“沈屹以前的同班同学,跟他关系很好。”

  “哦。”没再多言。

  温柠看出来周原肯定还有事瞒着自己,但她对沈屹没那么上心,也懒得深究。

  玩到凌晨左右,温柠接到陆舒扬的电话,说想过来接她。

  正好她今天没开车,回家只能打车,不太方便,就让他过来了。

  陆舒扬今天穿着宽松的白T和黑色短裤,额前的黑色短发被打湿,搭在眉间,“下车的时候突然下雨了。”

  南溪夏季多雨,经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下起阵雨,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  “你先坐下,我让人拿毛巾过来。”温柠招呼他坐在自己身边。

  等服务员拿来新毛巾,她拿着白色毛巾帮他擦头发。

  陆舒扬微低着头,乖得像只大型犬。

  他琥珀色眼瞳亮晶晶的,认真地看着身旁的女人,任谁都能看出眼中的爱慕。

  擦完头发,温柠把毛巾丢给周原,让他处理。

  周原拿到手里,装模作样地盯着毛巾看了半天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这个毛巾……颜色好像有点不太对。”

  “哪里不对?”骆云心正跟人玩游戏,闻言看了过来。

  周原看向温柠,贱兮兮地开口:“这颜色怎么有点发……”

  温柠一记警告的眼刀飞过来,顿时把周原剩下的那个字吓得咽进了肚子里。

  陆舒扬疑惑地问:“颜色发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周原打哈哈糊弄了过去。

  外面下着雨,温柠和陆舒扬就没急着回去,坐在卡座角落说悄悄话。

  女人柔软的身子倒进他怀里,气息含笑,美眸水光潋滟,带着说不出的勾人,“我怎么觉得,你的胳膊好像变硬了?”

  陆舒扬心里像是被人抓了一下,红着脸小声回答:“姐姐,我,我最近在锻炼呢。”

  “什么?这里太吵了我听不清楚。”

  于是陆舒扬凑近她的耳朵,正打算重复一遍自己刚才的话,侧脸却突然落下一抹温软的触感,顿时怔在原地。

  温柠亲了他一下就退开,笑意在眼底晕染开,嗓音甜媚婉转,“傻弟弟,真好骗。”

  陆舒扬脸上烧得更红,忍不住低头去亲她。

  两人有快一周没见过面,正是腻歪的时候,没注意旁边有朋友举起手机扫了一圈录视频,正好把他们的身影拍进去。

  那人录完视频,随手发到朋友圈,没多久居然看到从没联系过的同学留下评论,问他在哪个酒吧。

  他没多想,回复了地址。

  闻尧转手把视频和酒吧地址,直接发给了沈屹。

  附上一句:【那女人在酒吧跟人调情,你自己看。】

  沈屹在忙正事,原本没注意闻尧发来的消息,直到他打电话来催,才怀着疑惑点进微信。

  看到闻尧那句话,以及视频封面混乱暧昧的酒吧,沈屹脑子里“嗡”地一下,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犹豫片刻,他颤抖着手指点开了视频。

  大概十几秒的位置,镜头一晃而过,拍到了坐在角落的女人。

  昏暗光线下,女人穿着露背黑裙,腰肢纤细,大片裸露在外的肌肤白得晃眼。她言笑晏晏地坐在一个年轻男人怀里,正抬起下巴凑近和他说话。

  他们的身子贴在一起,甚至像是在接吻。

  尽管只有短暂的几秒钟,但沈屹还是一眼就认出,视频里的女人是温柠没错。

  那个前段时间还在关心他,每天给他送饭的女人。

  那个说对他一眼心动,跟他用情侣头像的女人。

  现在居然在酒吧,跟别人调情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gzitl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gzitl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